《外交》季刊

RCEP:亚洲区域一体化与中国—东盟命运共同体的新动力

袁波 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亚洲研究所副所长 研究员 
赵晶 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亚洲研究所 实习研究员

  2020年11月15日,东盟与中国、日本、韩国、澳大利亚、新西兰15国共同签署了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这不仅标志着亚洲区域经济一体化步入新的发展阶段,也为后疫情时代中国与东盟深化合作、共建命运共同体创建了新的合作平台。

一、RCEP凝聚亚洲共识,谈判成果来之不易

  RCEP谈判始于2012年,历时8年共计31轮漫长谈判,对于16个成员参与的世界最大的巨型区域贸易协定安排而言,即便印度在最后一刻退出谈判,15方达成这一成果仍然来之不易。
  一是谈判启动不易。在RCEP谈判启动之前,亚洲各国对于亚洲区域一体化的路径长期存在争议,一些国家如中国希望推动10+3合作,而另一些国家如日本倾向于10+6合作,彼此难以达成共识。随着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以及2009年美国加入并主导推动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谈判,吸纳部分国家参与,这使东亚国家在凝聚合作共识的同时意识到危机。在东盟的提议和推动之下,各国搁置争议,从而促成了2012年RCEP谈判的启动,并且顺利地达成了《RCEP谈判的指导原则与目标》。这一文件明确指出RCEP谈判的目标是在东盟成员国与东盟自贸伙伴之间达成一个现代、全面、高质量、互惠的经济伙伴协定,将涵盖货物贸易、服务贸易、投资、经济技术合作、知识产权、竞争政策、争端解决以及其他问题。
  二是弥合分歧不易。参与RCEP谈判的16个成员经济发展差距很大:从经济总量看,既有世界第二、三大经济体中国和日本,也包含世界排名100位以外的柬埔寨、老挝和文莱;从人均GDP看,既有6万多美元的澳大利亚,也有仅1000多美元的缅甸和柬埔寨。正是因为经济发展水平的巨大差异,导致各方利益诉求迥异,能接受的市场开放水平程度不同,对于投资、知识产权、竞争政策、电子商务等规则标准的认知也存在很多分歧,所以前期市场准入与规则领域的谈判困难重重。谈判从预计的2015年达成不断往后延,直到2016年2月TPP协定的正式签署,再次给了RCEP成员以紧迫感。2017年,各方经过努力达成了《RCEP协定框架》,在前期谈判的基础上形成了阶段性的成果,就RCEP协定各章节的内容概述达成共识。
  三是谈判冲刺不易。2017年以来,随着美国特朗普政府上台退出TPP,对外推行贸易保护主义和单边主义的做法,给全球经济带来了巨大的风险挑战与不确定性,这使东亚国家更加致力于推动亚洲的区域性贸易安排,RCEP谈判节奏加快,进入了谈判的冲刺阶段。在这个过程中,各国领导人的政治决断起到了重要作用。例如,中国领导人多次在国际场合表示要努力推动完成RCEP谈判,在国内则主动推动高水平对外开放,为RCEP谈判提供坚实的国内助力。中国积极主动参与RCEP谈判,支持东盟在谈判中的中心作用,不仅与东盟等成员方加强立场协调、以实际行动率先解决遗留分歧,而且与日本、印度等成员国多次进行双边磋商,推动解决彼此关切问题,为最终完成谈判发挥了重要作用。在各方的努力下,虽然印度临时退出,2019年11月,15方仍然共同发表了结束RCEP谈判的声明。此后,各方再次克服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通过线上视频谈判等方式密集沟通,努力解决后续的遗留事宜,终于迎来了RCEP协议的成功签署。

二、RCEP协定对亚洲区域经济一体化的重要贡献

  RCEP谈判的成功签署,体现了亚洲区域经济一体化的特色与生命力,是亚洲区域一体化进程中的里程碑,更是全球区域经济合作的新示范,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从协定谈判的过程和最终达成的文本内容来看,RCEP正是亚洲智慧与亚洲模式的充分体现,未来也将成为亚洲乃至全球自由贸易的重要引领。
  体现亚洲智慧。不同于传统的大国主导推动的区域贸易协定,RCEP协定由东盟主导推动,以东盟为中心,这不仅是东盟方式,同时也是亚洲智慧的体现,在各方存在利益分歧时,东盟能够较好地发挥协调人的作用,通过大量的沟通协调尽可能提出各方都能接受的妥协性方案。即使面对印度突然退出的挑战,各成员仍然积极通过各种方式沟通挽留,希望印度能够改变立场,在协定中为印度加入提供特殊安排,同意其加入协定前可以观察员身份参加RCEP会议和RCEP签署方举行的经济合作活动,这同样体现了多元平衡、和谐包容的亚洲智慧。
  彰显亚洲模式。在全球区域一体化的进程中,亚洲虽然属于后来者,但逐步探索形成了具有自身特色的发展模式,RCEP协定正是其中的集大成者。RCEP协定采用的规则标准在WTO的基础上适度提高,同时预留后续谈判协商的空间,在追求高水平的同时兼具渐进、包容、开放的特点,能够给予各国一定的舒适度和政策空间,吸引更多的国家参与其中,使自贸协定的成果能够更快地惠及更大区域、更多国家和更多群体。协定给予发展中成员特殊优惠待遇,对东盟新成员国不仅提供更宽松的降税安排和适中的规则过渡期,在经济技术合作章节还提出优先向发展中国家缔约方和最不发达国家缔约方提供能力建设和技术援助。
  创造亚洲未来。RCEP坚持自由贸易和面向未来的原则理念,实现了5个东盟+1(10+1)协定在规则领域的整合,在市场准入、竞争政策、知识产权、电子商务、政府采购等领域提出了统一的经贸规则体系,以应对当前经济全球化面临的各种挑战,保持亚洲区域的竞争力,促进亚洲各国的可持续发展。为了引领未来数字经济领域的发展合作,协定在电子商务领域做了高水平的承诺,要求对电子传输免征关税,避免对电子交易造成不必要的监管负担,在保证国家安全的同时取消对数字存储本地化的要求,允许各方为进行商业行为而通过电子方式跨境传输信息。同时,在知识产权章节,对数字环境下的侵权执法、专利的电子申请制度等进行了约定,以更好地适应数字经济时代的监管需要。

三、RCEP协定将成为中国—东盟命运共同体建设的新平台

  2002年,中国与东盟决定启动双边自由贸易区建设,开启了中国—东盟合作的新时代。在中国—东盟自贸区的框架下,双边经贸合作日新月异,彼此相互成为对方第一大贸易伙伴,双向投资额超过2400亿美元。2020年中国—东盟自贸区全面建成十周年之际,RCEP的成功签署将会助力中国—东盟合作再续辉煌,同时也将为中国与东盟构建更加紧密的命运共同体提供新的动力。
  RCEP将为中国和东盟企业提供更加开放繁荣的区域大市场。RCEP的签署标志着全球最大自贸区的诞生,也意味着涵盖亚太15个成员、总人口达22.7亿、GDP达26万亿美元、贸易额达10.4万亿美元的区域大市场的形成。协定通过降低成员国之间的关税与非关税壁垒,扩大服务与投资市场准入,不仅有利于形成更加广阔、更加开放的一体化大市场,也有利于促进区域贸易投资增长,带动各国经济增长,从而创造一个更加繁荣、更有活力的区域大市场。RCEP协定的签署,充分显示了中国与东盟等成员扩大开放、深化合作的强烈意愿和对这一区域市场发展潜力的充分肯定。据联合国贸发会议(UNCTAD)预测,到2025年,RCEP将使成员国的出口增长10%以上;到2030年,将为区域经济增长贡献0.2个百分点。当前,受疫情影响欧美经济不振、市场恢复缓慢的情况下,RCEP区域借助区域贸易协定形成了新的市场需求与经济增长点,将成为帮助中国与东盟企业应对此次危机的避风港与稳定器。尤其是,中国作为RCEP成员中最大的市场,将以RCEP协定为契机进一步推动高水平开放,主动打破国内外市场一体化中的堵点,更好连通国内外市场与要素资源,实现国际、国内市场经济循环互促发展,这也将有助于中国与东盟企业共享更加开放的市场发展空间。
  RCEP将推动中国与东盟形成互利共赢的产业链供应链合作伙伴关系。依托中国—东盟自贸区建设,中国与东盟已经形成了紧密的贸易投资关系。同时,中国与东盟以及日、韩等RCEP成员也是东亚生产网络的重要组成部分,但中日、日韩之间缺乏自贸协定联系,其他成员之间虽有自贸安排但也呈现出“碎片化”。RCEP协议在整合成员之间双边自贸协定的基础上,进一步制订了区域统一、开放透明的贸易投资规则,允许产品原产地价值成分可在区域内累积,为中国与东盟企业在RCEP区域优化产业链供应链布局提供了新选项。中国与东盟企业可充分利用RCEP协定的优惠政策,按照资源最优配置的原则,在15个成员区域内灵活进行原材料采购和生产销售,不仅有利于降低企业综合成本,提升国际竞争力,同时也将推动形成更加紧密的区域产业链供应链合作伙伴关系。
  RCEP将助力构建更加紧密、更加包容的中国—东盟命运共同体。RCEP协定下的贸易投资自由化与便利化安排,不仅将进一步提高中国与东盟的互联互通水平,加深彼此的经济产业融合程度,也将为促进中国与东盟构建更加紧密、更加包容的命运共同体提供新的合作平台。RCEP协定签署后,区域贸易投资的增长将进一步促进中国与东盟之间的人员往来,同时协定有关自然人跨境移动的便利化措施和服务投资市场的扩大开放,也为中国与东盟深化人文合作、增进沟通理解提供了新的发展空间。尤其是,RCEP协定以促进共同发展为目标,为柬埔寨、老挝、缅甸等东盟欠发达成员提供特殊优惠待遇,帮助其提高能力以适应更高水平的自贸协定开放要求,同时为其利用自贸协定从中受惠提供支持,对中小企业也制订了广泛的合作领域促进其从RCEP中获益。未来,中国也将充分履行在RCEP协定下对于东盟欠发达成员以及中小企业的承诺与义务,积极开展能力建设以及经济技术合作,这将为中国与东盟构建命运共同体奠定更加深厚的合作基础。
  当前,面临新冠肺炎疫情和全球经济下滑的严峻挑战,RCEP有能力成为包括中国与东盟在内的亚洲国家抗击疫情实现经济复苏的有力工具,通过保障区域市场开放和供应链互联互通,减轻不确定性和贸易保护主义对地区经济的影响,进一步提振区域贸易投资信心,带动各国经济恢复发展。东盟与中国更需要齐心协力,与其他成员密切沟通,尽快完成批准RCEP协定的国内程序,推动协定尽快生效实施,使区域企业更快享受到RCEP带来的发展红利,为中国与东盟更加美好的未来做出更大贡献,也为亚洲经济的繁荣发展开创新的合作篇章。


  •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南池子大街71号
  • 电话:(86 10)65131830   /
  • 传真:(86 10)65131831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外交学会 京ICP备14002180号-1 技术支持:东方网景
您是本网站第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