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交》季刊

国际秩序未来的方向

傅莹

——在第七届世界和平论坛上的午餐演讲
2018年7月14日,北京

傅莹  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国家全球战略智库首席专家

 
  当前,对国际秩序未来发展方向的讨论很热。世界将再度走向“新冷战”吗?中国如何选择?在21世纪第二个十年即将进入尾声之际,中美贸易战及其产生的综合影响像一面镜子,折射出国际形势的起伏变化以及美国这个大国的思维和行动带来的不安。

  不过,人类社会已经发展到了今天这样高的文明水平,理智告诉我们,没有必要陷入悲观。在第七届世界和平论坛上,不少嘉宾都谈到对国际形势的看法和对未来的判断,一些观点令人印象深刻。

  首先,世界政治权力分散化的趋势比较明确。大家都承认,已经不可能由哪个大国独霸世界,即便是最强大的国家也必须同其他国家合作处理国际事务。与此同时,国家权力受到国际组织和其他非国家行为体的削弱和掣肘。以联合国及其相关机构为基础的国际秩序虽然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仍然得到国际社会的普遍支持。

  第二,经济全球化大势不太可能逆转。尽管逆全球化和保护主义动向表现得比较明显,但无可否认,全球化做大了世界经济的蛋糕,促进了科技和文明的进步,各国都从中受益。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世界经济增长了3倍多,所带来的红利惠及几十亿人。因此,绝大多数经济体仍坚持自由贸易的方向。同时发生的是人文交流的扩大。据经合组织(OECD)统计,全球有超过500万的学生在本国之外接受教育,相信他们和绝大多数年轻人都不会支持世界退回分裂割据状态。

  第三,世界总体和平有望得到维持。尽管国际安全局势复杂,存在国家间争议、核导扩散等各种各样的问题以及太空、网络等新领域里的新挑战,但没有哪个国家想以全面战争的方式解决问题。在分歧面前,外交发挥着更大作用,各国能谈判的还在谈判,该克制的尽量克制。就像习近平主席4月在博鳌亚洲论坛年会演讲中指出的,“当今世界,和平合作的潮流滚滚向前。和平与发展是世界各国人民的共同心声。”

  关于秩序问题,大家普遍关注下一个秩序应该是什么样子的。旧的秩序已经不能完全应对当今世界的所有问题,但新的秩序还没有明确图景。现实情况一方面是,包括美国、中国、俄罗斯和一些欧洲国家在内的许多国家都不同程度地面临挑战,需要专注于处理和解决内部问题,一些国际问题也是国内问题外溢的结果。另一方面,大国间的矛盾和分歧更加突出。美国开始强调竞争、弱化合作,导致其对外关系中的负面因素更加突出。

  面对这样的局面,中国该做什么选择?中国的对外政策服务于国家基本发展战略的需要,着眼于维护世界和平,促进国际合作。中国不会改变基本对外政策,而对美政策则是中国整个对外政策的重要组成部分,美国对华政策的调整目前看似乎已经完成了“半个圆”,即对调整的必要性有了一定共识,但对“后半个圆”,也即向哪个方向调整,似乎还不清晰。未来美国的调整在很大程度上将取决于中美互动的结果,也会受到世界大势和与各国互动的影响。如果中国一如既往地坚持原则,以建设性方式解决各种矛盾和挑战,应该也能对美国对华政策的走势产生正面影响。

  今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中国经济的增长相当程度上得益于对内不断改革和完善市场环境,对外坚持扩大开放。其实美方,包括欧盟等在经济贸易等领域提出的一些要求,也恰是中国基于自身发展需要正在努力改革和完善的方向。例如,在知识产权保护方面,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多次修改完善著作权法、商标法和专利法,国务院和最高人民法院出台了配套法规和司法解释等,形成了知识产权保护法律体系。人大常委会还在2014年做出决定,在北京、上海、广州设立专门的知识产权法院,加强司法保护。

  国际安全始于国内安全。中国在国内治理上的不断提升和完善将为中国与美国和其他国家的合作提供更好的基础。中国也将以更加坦诚、务实和开放的态度参与全球化进程,推动改革现行秩序、完善全球治理。

  习近平主席提出的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主张体现了大智慧,有深厚的中国文化根基,也有鲜明的政治立场。其要义是,世界上的事情大家商量着办,共同的利益大家一起维护。通向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路需要携手前行,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不少学者认为,联合国和安理会在国际安全治理上的作用应得到尊重,但不足以应对所有安全问题。而美国主导的安全同盟是封闭和排他性的,同盟之外的国家面临如何保障自身安全利益的问题。以朝核为例,美国不断强化自身和同盟国的安全保障,包括举行大规模联合军事演习和强化经济制裁,同时却拒绝谈判,结果刺激朝鲜在核导开发上越走越远。但当美国开启对话,明确表示要认真考虑朝鲜的安全诉求时,就出现了柳暗花明的机会。虽然朝美对话结果如何仍难预料,但关键问题是显而易见的,只有把各方安全利益都考虑进去的解决方案,才行得通。

  在当今世界所有具体安全问题上,都存在一个是寻求共同安全,还是通过损害对方安全追求己方绝对安全的矛盾。如果各方都承认未来的世界是要实现和平共存的,就需要走出自身利益的小圈子,搭建一个更为宏大、更具包容性的安全框架。

  现在出现的问题是,美国人越来越担心中国要挑战美国的主导地位,中国人担心的是美国试图遏制中国的发展。这样的扭曲反映在许多问题上。比如在贸易领域,中国人看到的是美国企业从中国获取巨大利益,而美国人却认为自己在对华贸易中“吃亏了”,甚至强行增收关税,这在中国被看作是霸凌行为。我们需要重视和着力解决中外相互认识扭曲的问题,并且避免新的矛盾积累,减少对中外合作的干扰。

  世界对中国的作用有期待,同时也有担心。中国人似乎缺少主动说明自己的习惯和经验,国际信息库里关于中国的一手信息严重缺失,例如在海外学校、图书馆乃至书店里,来自中国大陆的出版物少之又少。中国人正越来越意识到国家国际地位的上升和肩头国际责任的增加,因此需要更快地学习和提升开展国际传播的能力。很多事情,自己不主动讲,谬论和误解就会大行其道。就像在这次论坛一位专家说到的,中国人要学会去说服别人。这里确实存在方法和技巧的问题。

  •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南池子大街71号
  • 电话:(86 10)65131830   /
  • 传真:(86 10)65131831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外交学会 京ICP备14002180号-1 技术支持:东方网景
您是本网站第位访客